宏盛达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西蒙斯»

詹姆斯•西蒙斯:从天才数学家到量化投资大师

【他不再需要钱了】按照量化投资策略细分,大奖章基金采用的应该是事件驱动策略,这种策略的优势为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低风险、高收益,弊端也很明显,那就是资金容量有限。虽然大奖章基金在全球市场上买卖任何公开交易的、流动性足够强的、同时符合模型设置要……

专题: 詹姆斯西蒙斯 江干区体育中心游泳馆 体育报刊现状 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现状 

【他不再需要钱了】

按照量化投资策略细分,大奖章基金采用的应该是事件驱动策略,这种策略的优势为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低风险、高收益,弊端也很明显,那就是资金容量有限。

虽然大奖章基金在全球市场上买卖任何公开交易的、流动性足够强的、同时符合模型设置要求的金融产品,但是1993年基金规模达到2.7亿美元时,西蒙斯就果断地停止了基金认购。不过,由于异常突出的收益率,基金规模仍然快速扩大,5%的基金管理费已经属于同业之最,从2002年开始,西蒙斯又将表现费由行业普遍的20%,提高到36%,随后又进一步提高到44%。同一年,大奖章基金开始退还外界投资者的资金,到2005年年底,基金的投资者只剩下了文艺复兴的员工,西蒙斯占大头。在此之后,基金还多次将现金拿出来一部分返还给投资者。之所以这样做,一方面是为了留住公司员工,防止他们跳槽泄露公司机密,另一方面,也是更重要的,应该是控制基金规模保持在50亿美元的上限。

西蒙斯也曾试图突破交易策略的限制。在2005年,大奖基金完全对外部投资者关闭的时候,文艺复兴推出了一只新基金——文艺复兴机构投资者股权基金,规模上限1000亿美元;2007年10月,又推出了第二只新基金——文艺复兴机构投资者期货基金,最大容量500亿美元。

新基金与大奖章基金一脉相承,在销售文件中特别注明,新基金的风险控制、交易技巧、交易损耗模型和交易信号都和大奖章基金管理人所使用的如出一辙。这是一个尝试,西蒙斯对记者说。然而,就在大奖章基金依然一路高歌的同时,新基金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。文艺复兴机构投资者股权基金在2005年赚了5.5%,2006年和2007年几乎没有赚钱,从2008年开始有投资者赎回,资产总额从290亿美元的高位跌到了100亿美元以下;文艺复兴机构投资者期货基金的表现也弱于同行。

这或许又让西蒙斯感受到当初登上数学之巅后的意兴阑珊。大奖章基金的成功,足以证明自己在金融领域的才能;在2009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中,他也以80亿美元的身价位列第55名,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?剩下的,恐怕只有无尽的压力了。

虽然用量化投资模型取代判断型投资,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西蒙斯的精神焦虑,但神话破灭的可能性每时每刻都在折磨他,这或许可以解释他当时为什么每天需要抽三大包香烟。

有一次,公司的一位高级员工在他的办公室和他探讨管理问题,说着说着,员工发现西蒙斯并没有在听,而是紧盯着面前显示屏上跳动的数字——大奖章基金正在亏钱。尽管那种程度的资金回撤并不罕见,大奖章基金每次都能够扭转乾坤,但西蒙斯每次看到这种情形都会发生胃痉挛。或许,每当这种时候,他都会想起20世纪90年代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带给所有量化投资者的“永远的痛”。

当初,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拥有着让人羡慕到没脾气的管理团队。掌门人约翰•梅利韦瑟,号称“华尔街套利之父”。合伙人包括三位:罗伯特•莫顿,被称为金融研究领域的牛顿;麦伦•舒尔斯,布莱克-舒尔斯模型提出者之一,他和莫顿在1997年分享了诺贝尔经济学奖;还有当时被外界认为将成为格林斯潘接班人的美联储副主席大卫•马林斯。

这个团队,可以甩“全明星队”概念好几条大街。然而,就是这个最豪华阵容,在1998年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冲击之下,竟然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地失败了,因为交易体系巨大,还迫使美联储有史以来第一次出手救助一个非商业银行金融机构。

正是在量化投资第一次逐渐走入投资领域主流的年代,这一次失利,对于量化投资者们的打击相当沉重。神坛已破,同样是量化投资,同样是象牙塔里出来的教授“当政”,同样地让外人捉摸不透,这些都成为了文艺复兴的“原罪”,在华尔街,似乎已经有很多人准备好,等着它成为下一个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了。

如若世界法则允许生无可恋的人存在,那么西蒙斯应该是颇有资格的一个。不过数学家毕竟不是诗人,大不了去做甩手掌柜,2009年10月,西蒙斯宣布急流勇退,从2010年起,自己只担任公司控股股东和董事会主席,具体事务交到了文艺复兴的两位联席首席执行官手中。退休以后,西蒙斯开始专心打理他和第二任妻子共同创立的慈善基金会。

让人兴奋的是,即便没有了西蒙斯,大奖章奇迹至今还在继续,2015年,退居二线的西蒙斯再次以17亿美元的年度入账问鼎了对冲基金经理收入排行榜。有充足的资金做后盾,慈善基金会也运作良好,西蒙斯说,它是“少数几个几乎完全对基础科学提供资金支持的基金会之一,支持基础数学、基础物理,还有很多生物方面的研究”,“如果单从对基础科学的投资规模来讲,应该还没有一只基金能够与我们相比”。

令西蒙斯颇为得意的是,他的基金会创立了一个名为“美国数学协会(MATh for AmeriCA)”的非盈利性组织,旨在通过给予美国公立学校数学教师更多的尊重、更多的支持和更高的薪资,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从事教学工作,从而提高美国高校的数学教学水平。2016年3月,麻省理工学院宣布将新修复的二号楼以“西蒙斯”命名,以感谢他的基金会对修复工作提供的资金支持,这栋楼正是该校数学系所在地。用一种比较矫情的说法,西蒙斯最终通过另外一种方式,弥补了自己在数学领域缺位30年之久的遗憾。

本文关键字:西蒙斯    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://www.hsdcn.cn 宏盛达资讯网 版权所有